精英团队

昂贵的精英社会

时间:2022-04-20 浏览:

  世人皆知:中国人是人情社会,比较重视“关系”。实际上,美国社会也有其“关系”的存在。

  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美国一些金融机构的高管成了千夫所指。不少美国人指责这些高管素质低、人品差、昧着良心赚钱。但是指责归指责,美国人的声音却一直无法高起来。因为这些金融机构的高管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土大款、暴发户或者村匪恶霸;相反,他们中绝大部分受过良好的教育,从美国最顶尖的大学毕业,甚至是博士。这至少说明这些人是聪明的、有文化的,而且要比绝大部分美国人聪明、有文化。去指责这么一个高智商群体,或者跟他们辩论美国金融制度应该是怎么样的,广大的美国无产阶级劳动人民似乎显得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对美国大学稍微有点了解的人都看出来了,摩根士丹利的高层几乎都是美国最好的名牌大学毕业的,有几位还是校友。如果他们说自己不是精英,估计没有人会说自己是精英了。

  而有着精英管理层团队的也绝不仅摩根士丹利一家。在美国,无论是商界还是政界,这些名牌私立大学的毕业生几乎占据了社会的最上层。因此很多聪明并有点抱负的美国学生从一开始就挤破头想进名牌私立大学,这里面的竞争程度一点儿都不亚于中国的高考。因为大家都明白,进入名牌私立大学,你就能拥有两样东西:强大的知识和强大的校友网络。这两样东西是进入美国上层的必杀秘籍。

  首先是知识。显而易见,知识就是美元。美国总统选举拉选票的时候,到处都是挥着小旗子凑热闹的美国劳动人民。记者就上去采访了一个美国劳动人民:“你支持谁啊?”美国人回答:“我支持奥巴马,奧巴马一定能赢!”记者接着问:“那你为什么支持奥巴马呢?”美国人回答:“因为奥巴马有能力,他的政策是正确的,他能够带领美国走出金融危机。”于是记者接着问第三个问题:“那你对奥巴马提出要维持美元强势货币地位有什么看法?”“嗯……”这个时候美国劳动人民就支支吾吾起来了。

  这样的场景不止一次在美国电视上出现。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大部分美国劳动人民的投票其实都是出于自己的感情所好,凑凑热闹。对于美国的一些重大政策,他们只有选择A还是选择B的权力,真正把持重大政策的还是美国社会上层的精英群体,他们拥有知识,进而拥有比常人更多的话语权,甚至垄断某个领域的话语权。所以美国劳动人民对于投行高管的指责也最多只能停留在道德层面,自己发泄一下私愤,一旦到了技术层面,劳动人民就插不上嘴了。

  而校友网络在美国就更为重要了。美国人没有中国人那样浓厚的家族意识和地区意识,因此在拉帮结派的时候校友就是最佳资源。几乎所有的美国大学在学生毕业之后,一直会通过各种手段跟校友保持联系,而且经常搞各种活动。在美国的这种“校友”文化下,一些名牌大学的校友会更是成了精英校友会。在纽约曼哈顿中心,云集着哈佛、耶鲁等大学的校友俱乐部,这里的常客不少都是银行的高管。而美国哈佛、耶鲁等著名的八所大学还结成了一个联盟,即著名的“常春藤”大学联盟,无疑是美国精英的盛产地。

  所以无论在哪里,想混到上流社会,读书是条正道,这也是美国常春藤大学竞争无比激烈的原因。但是让不少美国人感到纠结的是,把持这些优质教育资源的不是别人,恰恰是在很多公众眼里显得有点邪恶的私人资本。而私人资本一旦把持了这些优势教育资源,势必也会让其往自己的身上倾斜,从而让强势群体更加强大。不幸的是,这一切都是美国人所经历的。

  首先,在美国大学招生中,“照顾校友子女”是一条通行的潜规则。也就是说,在同等条件下,如果你的老爸或者老妈是哈佛的毕业生,那么你被哈佛录取的概率也就高。美国八所常春藤大学的学生中,校友子女的比例达10%~15%。哈佛大学平均录取率一般在10%上下,而校友子女的录取率则高达40%。

  显而易见的是,如果你老爸老妈是哈佛毕业的,他们往往比一般美国人混得更好,不仅钱多,而且社会地位也高,大部分属于社会强势群体。既然如此,再去照顾这些强势群体的子女,显然是有失公平的。所以“校友子女优先”的政策长期饱受非议,但是反对者也找不到强有力的攻击点,因为人家是私立学校,又没拿政府一分钱,所以爱录取谁就录取谁,干吗要公平照顾到所有人?这样一来,上层家庭的阶级联盟通过子女的教育变得更加牢固了。

  其次,即便你被这些名牌私立大学录取了,你可能还是高兴不起来。因为昂贵的学费给美国人带来的压力是相当大的。目前,美国排名前20的大学都是清一色的私立大学,这些私立大学一年的学费在4万美金上下,读完4年本科至少需要20万美元,这不是一般普通美国家庭能够承受的。被这些顶级大学录取而因为学费太贵不得不放弃的美国人不是一个两个。即便是同样优秀的两个美国学生,一道金钱的鸿沟就将有钱和没钱人划开了。

  所以现实就是那样的血淋淋:有钱人家的小孩无论在录取上还是在经济上,往往比普通美国人更为轻松,以后也就更容易进入上层社会。因此投胎在美国也是技术活,富裕家庭的小孩更容易出人头地,成功的概率也更大。我们在羡慕美国给比尔·盖茨这样普通美国人提供获取成功的机会的同时,也不要忘记比尔·盖茨有个做律师高收入的爸爸,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而比尔·盖茨的老妈则是金融公司的高管。没有老爸老妈的背景,比尔·盖茨可能也要为哈佛的学费发愁。同样Facebook的创始人MarkZuckberg在二十几岁就成为亿万富翁,家庭背景也不容忽视,Mark的母亲是心理医生,父亲是牙医,在美国都属于高收入群体,足够的收入才能保证Mark进哈佛没有学费之忧。

  那么穷人就不活了?也不要这样消极,出路还是有的,只是要付出得多一点。第一条可以靠着自己的绝顶聪明,获得全额奖学金,解决四年大学的全部学费和生活费问题。对于绝顶聪明的学生,常青藤大学也是想方设法把他们拉到自己的阵营来。如果自己很聪明,但是还达不到绝顶聪明的话,那么退而求其次,选择第二条路,贷款上学。在这一点上,美国总统克林顿和奥巴马都是代表。

  当年来自美国南部乡下的克林顿同学就是靠着自己天资聪明拿到全额奖学金才进乔治敦大学的。而同为穷人家孩子的奧巴马跟克林顿比就差一截了,奥巴马先在一个二流大学读了两年,读到大二的时候,奥巴马同学忽然对自己所读的学校感到很不满意,于是转学去了哥伦比亚大学。但是上了一个层次的奥巴马同学不得不为此付出代价,就是靠着贷款负债读完哥伦比亚大学,这笔学贷等奧巴马大学毕业后好几年才还清。

  后来这两位平民出身的同学当了总统,内阁中不少就是当年的同学。首先要感谢的就是这些名牌私立大学,因为他们为克林顿和奥巴马敲开了美国上层权贵社会的第一道门。相比之下,作为官二代兼富二代的小布什总统就没那么多闹心事儿了。自己毫不费力地进了耶鲁大学,而他的老爸——美国前总统老布什也正是从耶鲁大学毕业的。

  私立大学托起了美国的精英群体,同时这个群体反过来又处处不忘自己的学校。哈佛大学是私立学校,美国政府不给一分钱,但它却是美国最富有的大学。钱哪里来的?绝大部分都是这些校友捐的,因为私立大学校友中富豪的比例相对很高,收到的捐款也就很多。2009年,哈佛大学共筹得捐款6亿美元。而这个年头正逢美国金融危机,美国政府削减开支,一些公立大学日子都不好过,哈佛等私立大学靠着捐款丝毫未损。

  除了向学校提供捐款,很多有社会资源的校友还直接介入学校的决策,为学校带来更多资源。还是以哈佛为例,哈佛大学的最高决策层是董事会,目前有8位校董,其中5位来自业界,其中包括康宁公司、花旗银行等大企业的CEO。这些人都是哈佛的毕业生,能够为哈佛源源不断地带来各种资源。这些优势资源之间的良性循环已经进行了几百年,并且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网络效应,哈佛就是由此在教育界获得东方不败的江湖地位。

  除了大学,美国的中小学同样存在着私立学校和公立学校巨大反差的现象。比如小布什就读的菲利普斯学院(PhillipsAcademy),是美国最好的私立高中之一,每年考入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等名牌大学的学生数量远远领先。2010年,菲利普斯学院的287个毕业生中,12个进入哈佛、17个进入耶鲁、6个进入普林斯顿……进入美国前20个私立大学的学生高达150个,没有一个美国高中比得过。但是菲利普斯学院的学费一年三万多美元,同样让大部分美国人望而却步。

  相比之下,克林顿和奥巴马都是普通美国家庭出身,读的都是当地的公立学校,一年难得有一两个学生被常青藤大学录取,克林顿和奥巴马也是凭着自己的努力才出人头地的。

  而即便是美国的公立中小学,同样也存在着贫富差距。因为美国公立中小学都是按照学区就近入学,其主要经费来源是地方政府的物业税。在一些相对富裕的区域,房价贵,物业税收得多,公立中小学的资金投入相对充足。而在一些相对较穷的地区,比如一些偏远地区,公立中小学就要落后不少。此外在纽约、洛杉矶等大城市,由于外来人口多,而政府又有义务保证每一个学生受教育的权力,再加上不少都市人“嫌贫爱富”的心态,稍微有点钱的家庭都把孩子往私立学校送而不愿意跟亚非拉人民的小孩在一个课堂上课,因此这些大城市的不少公立学校也就彻底变成美国的民工子弟学校了。而对于那些中低收入的美国人而言,这些公立学校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由私人资本堆积起来的美国私立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垄断了美国甚至全世界的顶尖人才,这些人不少在毕业之后进到美国社会的精英舞台,在那里,他们将创造着更多的私人财富。

  (摘自《资本杀》,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凤凰出版社2011年10月版,定价:32.80元)